400 991 0880 专家热线:13922129159

谁动了我的奶酪?读懂“内循环”,解析新经济态势下的奶酪分割法则

【摘要】: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对下半年的政策走向以及工作目标敲定了主要的基调。其中,“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部署成为了亮点之一,“内循环”这个词一时成为了热点。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对下半年的政策走向以及工作目标敲定了主要的基调。其中,“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战略部署成为了亮点之一,“内循环”这个词一时成为了热点。


  "内循环"=闭关锁国?


  经济的发展,是一个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循环过程。简单来说,一批货品,在工厂中生产出来,然后通过各种方式进行分配后,作为商品的一部分通过多样的渠道流通到市场,市场上的消费者会对这些进行购买,资金不断回笼,进行再生产,循环往复。在这里,通过渠道流通到消费者手里是整个循环系统中的关键所在。



  那么,这些货品是流通到哪里去了呢?


  1. 国内终端消费者进行了购买,用于日常吃喝玩乐,这就是消费;


  2. 国内生产端企业进行了购买,用于扩大再生产,这就是投资;


  3. 国外消费者或者企业进行了购买,这就是出口;


  消费、投资、出口共同构成了拉动GDP的三驾马车。



  由此可以看出,对于一个国家来讲,经济的发展主要依赖于两个循环的过程,一个是以国内市场为主的"内循环",另一个是以国际市场为主的"外循环"


  经济内循环就是在国内实现贸易的全产业链循环,将原本重心为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循环逐步过渡到省与省,市与市之间进行经济循环,即逐步实现出口转内销自己制作自己消费的一个过程。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又回到了闭关锁国的阶段了呢?


  首先,让我们重新解读一下政策,“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看见了么,国家从来没有放弃"外循环",是变为“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即由“外循环”为主变为“内循环”为主,双循环共同发展的新型经济模式。


  我们再看一组数据,改革开放以后,我国外贸依存度呈不断增长的趋势。2000年,外贸依存度接近40%,2003年突破50%,2005年超过60%,60%以上的依存度一直持续到2008年。而2019年,我国的外贸依存度也仅仅为31.8%,与90年代末的水平相当。与此相对应的,最终消费对于GDP的贡献率则达到了57.8%,我国已经从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变为了内需拉动型经济。



  接下来,我们再看另一组数据,

  2015-2019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及增长率



2014-2019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统计及增长情况


  2019年我国人均可支配年收入约为30733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约为41.1万亿元,也就是说,国内的消费市场规模基本上达到了人均可支配收入x 14亿。按照这个发展速度,大概10年左右的时间,我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便可达到约50000元,届时,我国将拥有大约70万亿的消费市场,这个消费市场近似于10万亿美元。而2019年,美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则约为6万亿美元。2019年我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接近美国;10年后,中国不但会以"内循环”为主,更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从产业体系上来说,中国又是目前工业体系,即供给侧体系最完整的国家,有着独步天下的生产能力。所以中国不但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还会成为最大的生产国。即使没有疫情的冲击,国际环境的变化,中国也正在走向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路上。



  疫情的肆虐与国际营商环境的恶化,使2020年的外需出现了急剧的下滑,倒逼我们加速了“国内大循环”的进程。



  其实“内循环”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内循环”为主体的新经济模式就开始有所显现。


  2008年以前,中国经济还是以出口导向型为主,那个时候以苏州、东莞为主的加工城市,通过廉价的土地和劳动力吸引境外机构投资办厂,依照国外的市场需求生产符合其标准的商品,并远销海外。但2008年次贷危机重创了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经济,中国出口企业订单数量极具减少,很多企业因资金链断裂而导致破产,产能严重过剩。2008年,外贸对于GDP的贡献率从之前的10%极具下降到2.7%,2009年更是下降到了-42.9%。那一年,出现了中国最大规模的民工返乡潮,经济危机出现了演变为社会问题的风险。为了刺激经济正常的发展,维护社会的稳定,政府加大了投资力度,准备了一系列的基建工程计划,“四万亿”政策应运而生。届时,“外循环+内循环”的双轮驱动模式变为内部投资促进经济的单轮内循环。而加强“内循环”的方式,弥补了当年“外循环"的纰漏,保证了经济的持续运转。所以,从2009年开始,我国经济就已经开始了逐步进入"内循环"为主的模式了。



  事实上,自金融危机以来,国外的经济形势一直不容乐观。先是2013年爆发欧债危机,其后是2015年的新兴市场金融危机,导致国际经济环境一直恶化,逆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强。2009年、2015年和2016年,我国的出口增长率都出现了负数,2019年也仅仅是0.51%。因此,通过外贸,早已无法帮助我国消耗过剩产能。



  由此得出,“内循环”的提出,其实和川总不友好的策略没有太大关系,倒是疫情,却是逼迫了“内循环”的加速形成,而“内循环”出现的根源,则是国内的消费需求。


  综上所述,我国2008年前是出口带动性的经济特征,由于国外产能的不足及市场制度的完善,致使外向型企业只要生产出符合当地标准的产品,就会有很广的销路。2008年过后,为了去库存去产能,一些出口导向型企业将重点逐步由国际转向国内,出口转内销初见端倪,符合国际标准的商品越来越多地涌向国内市场,为国内消费者带来了消费升级,国内的商品元素逐渐丰富了起来,质量也逐渐提升了起来。这里,一方面是对于高质多样产品的旺盛需求,另一方面,是面对产能消化的困境,两者一拍即合,再加上政府多年来对于市场资源的流动和配置,“内循环”逐渐成型。


  从这个角度来看,内循环的到来其实是一种必然。


  而目前,相对于国外的消费疲软,国内仍然有旺盛的消费需求。再加上中国是最先从疫情中恢复的国家,中国市场更是受到了广大出口导向型企业的关注,从而进一步倒逼内循环体系的加速形成。而“内循环”,会进一步倒逼国内市场的加速规范化。所以,“内循环”并不是闭关锁国,而是作为世界市场的最重要的一部分的中国市场的一次消费升级。


  事实上,我国对外开放的步伐并没有停止,而是由过去的三来一补、招商引资的形式逐步转变为完善市场竞争,让世界可以共同利用作为世界市场一部分的中国市场的形式。即使是在疫情和贸易战期间,我国依然对外资金融放宽了限制,依然举办了云上广交会。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期我们突然又开始强调“内循环”呢?小睿认为,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一方面,以川总为首的一部分西方居心叵测者对于我国经济的发展围追堵截,修昔底德陷阱再次出现,通过“内循环”的提出,可以向居心叵测者展示我国的经济实力,起到一定程度的威慑作用;另一方面,作为最先从疫情中恢复的全球大国,通过内循环战略的提出,向世界各国昭示,中国依然并将继续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和投资热土。作为拥有庞大市场和完整产业供应链的中国,不会像“广场协议”中的日本一样,任由美国宰割,毕竟“中国制造”已经遍布全球,想短期内拔除中国工业品的全球影响,是不可能的事情。


  内循环的发展趋势

  承上所述,投资、消费、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现当下,出口不畅,内循环为主的经济局势下,眼光自然放到了投资与消费,这两个内循环的主力军上面。


  事实上,2008年的4万亿计划,也是将目标着重于投资之上的。由此开启了房地产投资的热潮。


  接下来,我们来看一组数据。由于产能过剩,制造业的投资增速于2011年开始下滑,到2012年已经不足20%,2015年6月以后就再也没有超过10%,2019年底,仅仅是3.1%基础建设方面,由于2015年开始,我国城镇化进程明显降速,大中型城市的基建已经比较完善,使得基建拉动投资的空间进一步压缩,而作为投资主体的地方政府,则由于之前的呆账坏账导致债台积累,很难再进行大规模的融资,于是,2017年基础投资建设开始严重下滑,2018年跌破10%,2019年则下滑到3.8%;房地产方面,到2013年为止,增速都维持在20%以上,但从2014年开始,房地产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急剧下降,到2019年底,基本维持在9.1%。作为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三大源头:制造业投资、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都呈现出摇摇欲坠的状态。





  在外贸和投资都遇到瓶颈的大环境下,消费便成了内循环能够顺利进行的关键所在了。承上所述,中国国内是拥有巨大的消费潜力的,但问题在于消费信心的不足。



  以上是我国消费者在各方面的消费支出,食品烟酒占了绝大部分,大约占了总部分的28.2%,而美国在这方面的比例差不多在10%左右,我国在这面还有一定的下降空间。经济学上,把食品烟酒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称为恩格尔系数,恩格尔系数越低,国家越发达。而在食品烟酒之后,居于次位的则是居住,这里包含了租房和还贷的费用。其实,光从消费结构上来看,我国的消费力是足够的,但为什么效果不那么显著呢?原因是没有消费信心,即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充满焦虑,导致我国成为了一个高储蓄、低消费的国家。而这种消费信心的不足则是由于国内高房价、高医疗成本、高教育成本所引起的,因此,为了降低这种消费信心不足的影响,相信“房住不炒”将会作为一个持久的政策继续下去,从而通过抑制高房价,来增加消费信心;医疗方面,叠加本次新冠疫情的影响,政府对于基础医疗建设会投入更多的资金,从而降低高医疗成本,释放我国的消费潜力。而且,伴随着独生子女一代的长大,赡养老人的焦虑也会逐渐凸显,从而进一步抑制我国居民的消费信心,由此,对于老人赡养的问题,相信也会成为政府接下来工作的重心

  说完消费信心,我们来说说消费结构

  从纵向来看,我国贫富差距虽依旧明显,但差距正在逐渐缩小。2016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36万元,贫困地区为0.85万元,城乡比约3.96;201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4万元,贫困地区为1.16万元,城乡比约3.65;伴随着“内循环”政策的提出,相信在“十四五”期间很有可能出台加速缩小城乡间差距的政策,使农村消费力得到更快的释放,因此,布局农村市场将是未来重点。



  从横向来看,我们会迎来新一轮的消费升级。正如2008年经济危机出口转内销一样,本次的“内循环”会引发第二次的出口转内销的热潮。与上次不同的是,经过多年发展,中国消费者对于产品质量的要求已与2008年不可同日而语,新一轮出口转内销的潮流会再一次提高中国消费者对于质量的要求,加剧市场的竞争,从而倒逼供给侧进行转型升级以更低的成本生产出更多高标准的产品参与到市场竞争中去,从而淘汰一部分质量不达标的产品,优质国货将逐渐占领市场,同时,中国品牌,特别是中国高端品牌将会不断涌现。


  说完消费,我们再说说接下来可能出现市场契机的产业。


  1 新基建相关产业

  包含5G、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在内的新基建一直是各方角逐的重点。因为它代表了下一个时代全球经济发展的整体调调。全产业“上云”会带来全世界效率的整体提高,哪怕只是提升了1%,在未来15年里,预计全球范围内也可以节省约3000亿美元;另一方面,作为投资重点的一环,新基建的投资会带来国内巨大的岗位需求,为内循环保驾护航。由于关于新基建的投资研究很多,本文就不再赘述。


  2 汽车产业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2019年,每千人汽车的拥有量:美国837;德国589;日本591;马来西亚433;中国173。可以说,中国的汽车产业仍有发展的空间。而由于我国有诸多限制汽车消费的政策,导致了庞大的汽车消费需求被压制了下来。如果放开汽车消费,一方面会加速促动汽车的消费,进而带动汽车产业链的整体发展;另一方面,会倒逼城市改造基础设施,扩建更多的立体车库,从而拉动投资,增加就业,促进“内循环”。


  内循环下的企业经营


  首先,我们的观念要改变,把中国市场不能简单看为中国市场,而要看成全球市场的一部分。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逆全球化的态势愈演愈烈,但是全球化依旧是大势所趋,不可逆转。更重要的是,在中国“入世”后,中国已经完全融入了全球化,成为了全球市场不可分割,也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因此,在看待中国市场的时候切记不可将中国市场简单的看为母国市场,而是要看作全球化分支市场来进行运营。具体说来,在分析中国市场的时候要客观的遵循文化、管理、地理、经济等各方面的因素去进行市场化的运营。同样的,也应该像对外国消费者一样给予中国消费者应有的服务,不要忘了,中国消费者对于产品服务质量的要求,已经与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


  其次,回归企业本质,不断革新技术,以最小的成本向市场提供质量最优、最有价值的商品和服务。虽然企业各不相同,但能够生存下来就一定存在着企业核心竞争力,伴随着竞争的激烈,专业化分工的发展,这样的核心竞争力才是企业生存下来的王道,因此一定要恪守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并不断向深发展。同时,还应积极与科学的管理方法和新型的科技相结合,不断降低成本,提升企业的经济效益。


  最后,一定要有信心,困难总会过去,未来一定充满光明。


 

 

上一篇:企业成功运行六西格玛的几个要点

下一篇:企业目标体系建设的基本原则

关注正睿官方微信,获取更多企业管理实战经验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 991 0880